Animate is trash and so am i

最后发现自己是个披着文科皮的理工男

所以我啊,比起eva式的哲学,更喜欢飞跃巅峰式的硬科幻浪漫

人类是无法在哲学上穷尽的,但是科学可以

我伸出手,就可以触碰到科学的脸颊,祂不似人们说的那样冷酷,而我知道是我(人)给予了祂温度

说起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再也没人问过我关于梦想的问题了呢?

lofter居然还特么墙国外ip
我fo了

我的质问箱,欢迎各位来与我人生相谈

https://peing.net/ja/hhhhhabit?event=0

我不管!官方拆我又如何!誉纱誉天下第一!

又到了把这首歌搬出来的季节了
什么时候开学啊我好他妈无聊啊草泥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当代青年#2

夜深了,我这在打雷。

1 / 26

© Robotaku | Powered by LOFTER